武汉封城日历:76天76段现场声音 千万种悲伤与勇敢


4月7日,新京报记者从当事人处得知,迪迪于2016年与同性伴侣在美国洛杉矶登记结婚。2017年,双方在美国接受胚胎移植,并分别分娩一子一女,其中,迪迪所孕胚胎的卵子,为其伴侣提供。

美国医院出具的出生证明显示,2017年5月31日,双方在美国生育一名男孩,该名男孩记载被告一方为“母亲”。同年6月28日,迪迪在美国生育一女儿,女儿的出生证明记载她为“母亲”。2017年7月,她们与一对子女回国居住生活。

电话采访临末,澎湃新闻记者和他道别并祝保重,他操着浓重的口音说,“你们也辛苦,把我们武汉、湖北的情况告诉全国。”

“武汉西”管理所里像韦皓月这样因为武汉封城而被滞留在外地的人,大概有三分之一。还有一部分人则被留在了武汉城内,其余的人就住在了管理所的宿舍。为了安全,他们彼此也都禁止流动。

这一刻,武汉和这个世界又联通了,很多人和这个世界也重新联通,流动开始了。

出城这一晚,她被记者围采了将近2个小时。通道栅栏被挪开那一刻,一辆黑色奥迪车反而第一个冲出城。车里男乘客很激动,举起手臂狂喊“武汉加油”。

此刻,出城的车辆在漆黑的夜色里,将高速点亮成一条明晃晃的长带,伸向远方。4月8日,中国驻符拉迪沃斯托克总领事馆再次发布出行风险通告,提醒中国公民切勿贸然尝试通过绥芬河口岸回国。

谈到任何感想,付远军都用“高兴”一词,至多“那是相当高兴”。他说自己不太会表达。

她一度以为,武汉“不用关闭太久”,最后不料困居武汉两个多月。

遗憾的是,堂弟错过了拿药时间,只能等到8日白天再去取。付远军决定当晚睡在车里,“自己住车里安全,对别人也好、对自己也好,尽量不打扰别人。”